伤口沾到水。”

权力和财富之所以让人迷恋,魔力也正在于此,脏兮兮的乞丐被人唾弃,可脏兮兮的温大叔却能让这群许多男人梦寐以求的女孩子倾心服侍,还不敢说一个不字。
/温谅倒不是矫情,前世里哪怕跟柳雁如何的郎情妾意,可在外面迎来送往时也没少逢场作戏,这是在社会上打拼的男人的无奈处,当然,这没什么高尚,却也没一些人想的那么卑劣。
生存,本来就不容易!
不过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温谅无意再重复那些身不由己的过往,对安保卿挥挥手:“让她们散了吧,叫个男的来给我搓个背,洗个头。不就腿烂了道口子,多大点事,用不着这么大排场。”
安保卿也不强求,安排人伺候温谅洗过澡,又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酒足饭饱外加浑身清爽,温谅惬意的轻呼一口气,此时此刻,比之昨日,真可谓天堂地狱。
“九哥,今晚你就去依山跟杨一行见面,鼎盛这次雪中送炭,救了依山数万的百姓,县里的阻力会小很多,杨大脑袋正好借此顺水推舟,批了五星级酒店的项目,就是市里,也会表态大力支持。”
安保卿点点头,问道:“杨一行那里要不要给点好处?”
温谅摇摇头,道:“九哥,你记住一点,跟我合作做事,这样的手段一次也不要用,我们的眼光,要看长远”
大雨又持续了两天,到12月22日,持续五天的特大暴雨终于停了。据灾后统计,暴雨席卷江东全省四十多个市县,受灾人口661.57万人,共计127个水库相继溃堤决口,近20亿立方米的洪水肆意横流,倒塌房屋9.3万间,损坏房屋23万间,农作物受灾面积786千公顷,其中绝收235公顷,另有多处公路、水利设施、通讯、电路被毁,直接经济损失197.5亿元。
虽然做了许多努力,但由于此次暴雨来势太大太急,又因不是在主汛期,江东各地政府机关麻痹大意,防汛应急机制不健全,部分主要领导畏险畏难,最终造成的损失超出预估,也超出上级领导定的底线。12月22日,大雨还没有彻底结束,已经接到灾情预估报告的周副部长在关山指挥部大发雷霆,省水利厅厅长被勒令在全省抗洪工作会议上做了检讨,三个主管副厅长被撤职,其他各市县水利系统因救灾不力被就地免职的处科级干部不计其数,党政一把手也牵累甚多。
当全省局势糜烂的时候,青州这个在江东不算太靠前列的地级市引起了周皓的注意。根据下派的专家小组成员反馈,青州在初接到汛情通知的时候就从思想上高度重视,启动了防汛应急机制,连夜召开县区一把手会议,制定了严谨、细致、周到的抗洪抢险措施,统一调度物资,统一分配人员,通盘筹划,兼顾局部,且至许复延以下全都签了生死状,明确责任,奖惩分明,同周边的兄弟市相比,充分显示了青州党政领导的领导能力和执政水平。
当整个海滩都是鹅卵石的时候,一颗闪亮的珍珠会绽放比它本身更耀眼的光芒,于培东正被各地传来的不好消息搞的焦头烂额,来自中央和外省的媒体也多有批评责难,青州的出现就仿佛在玩德州扑克时翻到最后一张才发现手里的烂牌成了顺子,立刻指示省内各大主流报纸、电视台、电台赶赴青州做专题报道,一定要在舆论上挽回一点优势。
喝了一杯浓茶,三天两夜的一幕幕在眼前闪过,唐叶凝神半响,提笔写下了这样的标题:
闯惊涛,顶恶浪,血肉筑长城,终令洪魔伏首
排国难,解民忧,干群酬热土,定教黎庶安心
唐叶的这篇人物通讯一经省报刊发,立刻在江东引起巨大的轰动,她用娴熟而富有技巧的新闻写作手法,生动再现了在面对特大洪涝灾害时一个党员干部不畏艰险舍生忘死的光辉形象,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人为的拔高,一个个简单朴实却蕴含深情的文字,将温怀明的坚毅、决断、机变和乐观描绘的淋漓尽致。
通讯中运用了大量图片材料作为背景,乌云遮掩的天幕,波涛汹涌的洪水,大坝上匆忙来去的人群,一张张或青涩或苍老或坚定或沉重的脸庞,配合凝练稳健的文字叙述,徐徐读来,满目悲壮。尤为醒目的是温怀明背起沙袋带领一群沉默的军人分开茫然